Pictures-Of-Jesus-Christ-Images-5.jpg

 五十年前,一群來自歐洲的天主教修女們住在印度的加爾各答,她們住在一所宏偉的修道院內,雖然生活很有規律,可是一般說來,她們的生活是相當安定而且舒適的,修道院建築以外還有整理得非常漂亮的花園,花園裡的草地更是綠草如茵。
       

整個修道院四面都有高牆,修女們是不能隨意走出高牆的,有時為了看病,才會出去。可是她們都會乘汽車去,而且也會立刻回來。
 

        高牆內,生活舒適而安定,圍牆外,卻是完全一個不同的世界。二次世界大戰爆發,糧食運輸因為軍隊的運輸而受了極大的影響,物價大漲,大批農人本來就沒有多少儲蓄,現在這些儲蓄因為通貨膨脹而化為烏有,因此加爾各答城裡湧入了成千上萬的窮人,

據說大約有二百萬人因此而餓死。沒有餓死的人也只有住在街上,一直到今天,我們都可以看到這些住在街上的人。過著非常悲慘的生活。舉個例來說,我曾在加爾各答的街道上,親眼看到一個小孩子,用一只杯子在陰溝裡盛水洗臉,漱口,

最後索性盛了一大杯,痛痛快快地將水喝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

就在我旅館門口,兩個小男孩每天晚上會躺下睡覺,他們合蓋一塊布,哥哥最多只有三歲大,弟弟恐怕只有三歲不到,兩人永遠佔據同一個地方,也永遠幾乎相擁在一起,他們十一點準時睡覺,早上六時以後就不見蹤影了。
 

        這些孩子,很多終其一生沒有能夠走進任何一個房子,也可能終身沒有嚐過自來水的滋味。
 

        住在修道院的修女們知道外面的悲慘世界嗎?這永遠是個謎,可是對這些來自歐洲的修女們,印度是一個落後的國家,這種悲慘情景不算什麼特別,她們的任務只是辦好一所貴族化的女子學校,教好一批有錢家庭的子女們。
 

        德蕾莎修女就住在這座高牆之內,她出身於一個有好教養的南斯拉夫家庭,從小受到天主教的教育,十八歲進了這所修道院,成為一位修女,雖然她已來到了印度,她的生活仍然很歐洲式的。
       

可是有一次到大吉嶺隱休的途中,德蕾莎修女感到天主給她一道命令,她應該為世上最窮的人服務。
        一九四八年,德蕾莎修女離開了她住了二十多年的修道院,她脫下了那套厚重的黑色歐洲式修女道袍,換上了一件像印度農婦穿的白色衣服,這套衣服有藍色的邊,德蕾莎修女從此要走出高牆,走入一個貧窮、髒亂的悲慘世界。
       

高牆到今天都仍存在,可是對德蕾莎修女而言,高牆消失了,她從此不再過舒適而安定的生活,她要每天看到有人赤身裸體的躺在街上,也不能忽視很多人躺在路上奄奄一息,即將去世。她更不能假裝看不到有人的膀子被老鼠咬掉了一大片。下身也幾乎完全被蟲吃掉。
       

德蕾莎修女一個人走出去的,她要直接替最窮的人服務,即使對天主教會而言,這仍是怪事,很多神父認為她大錯特錯,可是她的信仰一直支持著她,使她在遭遇多少挫折之後仍不氣餒。
        到今天,四十六年以後,德蕾莎修女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。德蕾莎修女當年並不一定要走出高牆的。
       

她可以成立一個基金會,雇用一些職員,利用電腦和媒體,替窮人募款,然後找人將錢“施捨”給窮人。
        她也可以只是白天去看看窮人,晚上仍回來過歐洲式舒適的生活。甚至她只要每週有一天去服務窮人一下,其他的日子都替富人服務。可是她自己變成了窮人,因為她要親手握住貧窮人的手,伴他們步向死亡,再也不會逃避世上有窮人的殘酷事實,她不僅照顧印度的窮人,也照顧愛滋病患,最近,高棉很多人被地雷炸成了殘廢,沒有輪椅可坐,德蕾莎修女已親自去面對這個事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單槍匹馬走入貧民窟,勇敢地將世人的悲慘背在自己身上。她完全走出了高牆。
        我們每個人都在我們心裡築了一道高牆,我們要在高牆內過著天堂般的生活,而將地獄推到高牆之外。這樣,我們可以心安理得的假裝人間沒有悲慘。儘管有人餓死,我們仍可以大吃大喝。

讓高牆倒下吧,只要高牆倒下,我們就可以有一顆寬廣的心。~~凱悅~~

 

文章取自:http://www.catholic.org.tw/tainan/at/95.htm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Arthur's blog

Arth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